目前日期文章:2014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人沒變,變的是感覺放暑假,兒子回家住,成天窩在他樓上的臥室裡。「也不知道兒子在幹什麼?」有一天,我對太太說:「讓我上去瞧瞧。」「你千萬別去!」太太居然攔我:「免得生氣。」「為什麼?」「因為亂得跟狗窩似的。」「真的啊!」我伸伸舌頭:「不曉得他在宿舍裡,是不是也這麼亂。」「也亂!」「也亂?他不是有女朋友嗎?」我說:「女朋友去,會不幫他收拾?」太太一笑:「我早問過了,你知道兒子怎麼答嗎?他說女朋友的房 間比他的還亂。」「哎呀!年輕人的房間沒有不亂的。」一個朋友聽我抱怨,拍拍我:「放心!等他結婚,自然就好了,不好也得好了,否則就真不好了。」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我不懂。「很簡單,當他進入社會,常有朋友到家來。有人來,能不收拾嗎?就算沒人來,人去上班,在外頭忙,情緒一定亂,回到家只希望清清爽爽的,如果再看到一團亂, 兩個人非翻不可。」他這話說得一點沒錯,我有次去個親戚家,兩口子正鬧彆扭,丈夫把我拉 到裡面,打開臥室門,大聲問:「你看看!家!有這關鍵字排名樣的嗎?」他太太在外面聽到了,立刻拉著嗓子喊:「我從年輕就這樣,你怎麼不嫌我啊?搞到今天,看我什麼地方都不順眼。」丈夫一下子被堵住了,停了幾秒,吼回去:「此一時也,彼一時也!妳不是大小姐了,妳是太太!」「那你就去找太太,」太太又吼了回來:「我現在還是大小姐!」我有個老朋友,最近離婚了,理由很抽象──太太嫌他太「愛現」。只是,我這個朋友,跟我相交半世紀了,我從沒見他不愛現的時候。小學,他為了現給女生看,能背整本「小學生字典」;中學他去教堂「現」,聖經上用紅藍綠筆畫得比牧師還多;大學,他跟我學畫,能整夜不睡覺地趕工,只為了要讓我驚訝他能畫得又快又好。進入社會,他演電視劇,不演戲的時候,走在街上還是現,逗得人人都盯著他看。他跟他前妻也是在街上認識的。「他是個甘草人物,團體裡有了他,就有生氣了。」記得二十年前,他女朋友在婚前對我說:「他的才華,沒話 說。」他的才華是沒話說,所以能把那傑出的女朋友,由馬路上吸引到臥室裡,成為他的妻。只是,長灘島曾幾何時,他的愛現竟成為他的致命傷。會不會也是「此一時也,彼一時也」。因為成了丈夫,就應該老成持重,不再活潑愛現呢?太太不收拾,丈夫可能會抱怨,妙的是,老婆如果太愛收拾,丈夫也可能怨。有個朋友最近總對我訴苦:「現在啊!我沒覺得有老婆,只覺得有個菲傭,每天吃完晚飯,她能用兩個鐘頭在廚房裡擦擦洗洗,擦洗完了,也累 垮了,洗個澡就自己去睡了。結果你知道嗎?下班回家,跟她說句話的時間都沒有。連放假,都不閒著,東掃掃、西擦擦,搞不好,哪天把我都當垃圾掃出去了。」我怔了一下,笑問:「我只記得十幾年前,常聽你讚美你女朋友多愛乾淨,說到她家,發現她家裡一塵不染,什麼東西都安排得井井有條。還說你一向鼻子敏感,可是到她家全好了。我問你,你是不是說過?」他點頭。「於是你娶了她,而且到現在十幾年,鼻子都不敏感了,對不 對?」我再問。他又點頭。「那時候,你覺得有潔癖是她的優點,為什麼現在又覺得是缺點了呢?」我問:「是她改了,還是你變了?」人總是在變, 此一吳哥窟時也彼一時?每個人都總在變,即使身體沒變,感覺也可能變。好比在火車站,別的車子移動了,你卻覺得是自己的車在動。當自己的車移動時,又錯以為另一輛車在動。一切都沒變,變的可能是感覺!人多難捉摸啊!一個吸引你的妖嬈女子,在成為你老婆之後,那妖嬈就可能被你譏為淫 賤。一個被妳讚賞為急公好義的人,成為妳的丈夫之後,就可能被妳評為好管閒事。一個豪放大方的朋友,成為你的職員之後,就可能被你責備「公私不分」。一對相戀的情侶,結婚之後,一切都沒變,卻可能「相愛容易,相處難」,使婚前一切的優點,都變為對方眼中的缺點。為什麼不想想,妳當初為何看上他?為什麼不想想,如果他真不灑脫了、不再整齊了、不再逗趣了、不再豪情了…他還是不是妳原來心中的那個 他?當你們彼此說對方變了的時候,會不會兩個人都沒變,變了的只是那種感覺、那點情懷、那分默契?

qz69qzvs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奇怪的蘿蔔奇怪的蘿蔔 在一個純樸的小村莊,住著一個勤樸的老爺爺,老爺爺有一塊小田地,這天老爺爺灑下了蘿蔔的種子,滿心期待蘿蔔早日能收成。而這些蘿蔔種子也很努力的吸飽水分,努力伸展枝葉,一眼望過去,便可望見小田地呈現一片盎然的綠色,老爺爺的臉上也洋溢著滿足的笑意。 而地底下的蘿蔔可不平靜,因為在白蘿蔔中發現一個與眾不同奇怪的蘿蔔,他滿身通紅,引起其他蘿蔔的好奇。 一個瘦瘦弱弱的蘿蔔用關心的語氣問他 :「你是不是感冒發燒了,不然身體這麼這麼紅!」 一個高高壯壯的蘿蔔用不懷好意的語氣問他:「你真是個奇怪的蘿蔔!不然怎麼跟大家都長得不台北港式飲茶一樣!」 一個矮矮胖胖的蘿蔔用渾厚的嗓音說:「不要這樣說嘛!應該這位朋友比較害羞臉才發紅的。」 這時滿身通紅的蘿蔔想,我應該是和他們不同的品種吧,怎麼面對這些問話呢?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發燙,臉色更紅了;紅蘿蔔心裡轉了好幾個念頭:我該怨恨嗎?我怎麼會長錯地方;我該裝可憐嗎?以免他們欺負我;我該裝凶悍嗎?讓他們知道我不是好惹的。他問了內心的自己,事實上他很想和這些蘿蔔成為好朋友的。 所以他閉上眼睛,深呼吸三次,才開口道:「我應該是另一種植物,在還是種子寶寶的時候,不小心被混錯了,雖然這樣,我希望和大家朋友。」 高高壯壯的蘿蔔撇了撇嘴京站美食說:「你長得和我們不一樣,你是個奇怪的蘿蔔耶,為什麼要和你做朋友?」 瘦瘦弱弱的蘿蔔看了看大家後,說:「我發現我們大家都長得不一樣呀!像我就長得瘦瘦小小的,你就長得高高壯壯的!」 爽朗的矮矮胖胖的蘿蔔接著說:「像我就長得矮矮胖胖的呀!我們一起當朋友吧,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」說完就帶頭唱起歌來。其他的蘿蔔相視而笑,也開心唱和起來。 當你經過蘿蔔田,聽到細微奇怪的聲音,別懷疑,那就是蘿蔔們在地底下唱歌的聲音喔。 後記:會創作這個故事,是有一天費力叫兒子起床上學時,想到兒子就像蘿蔔身藏在土裡,叫兒子起床就像是在拔蘿蔔一樣,靈機一動所創作的故室內設計事。 我聽過一個綁架蘿蔔的故事很有趣,和大家分享: 以前有一個白蘿蔔國,有一個紅蘿蔔國,兩國因距離遙遠不相往來,有一個紅蘿蔔出外遠行時,遇到白蘿蔔,心想若能綁架他回國展示,應該會賺一筆錢,就開口假意好心要請白蘿蔔到他的國家玩。白蘿蔔馬上答應,但他說要先回家準備行李,要紅蘿蔔陪他回家一趟;紅蘿蔔還心中竊喜,笑他是個頭腦簡單的呆子,就隨白蘿蔔回家一趟,結果呢?紅蘿蔔被白蘿蔔一家人綁架了,在白蘿蔔國裡到處展示,幫白蘿蔔一家人賺錢了!

qz69qzvs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看了別臉紅~![有點18]看了別臉紅~![有點18]看了別臉紅喔! 第一次進妳家門的我,看了妳佈置得溫馨的小窩。 在這種十幾度的冬夜裡,覺得很溫暖。 妳說天氣太冷,直想洗個熱水澡。 帶我進妳粉藍色的浴室後, 妳先是將自己的衣 服 一件件的褪去。 我看著妳光滑的身體,讚嘆這上天完美的傑作。 妳接著也脫下我的。 不怕冷的我,並沒有穿得很多,只是一件內衣加上一件外套。 所以妳很眭澈K脫下我所有的衣服。 很快的,我們禮服就袒裎相見了。 看妳微捲的長髮及胸,白晰的皮膚,修長且凹凸有致的曲線,傲人的雙峰。 天啊,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動心的。 我先是輕輕的滑過妳敏感的頸項,看著妳滿足的笑容,我很有成就感。 或許是我的身子太過冰冷,當我碰向妳的穌胸時, 妳微微的顫了一下,並趕緊沾了點 熱水。 像是被囚禁已久的野獸看到大草原般,妳帶領著我撫遍妳細緻的皮膚。 從胸到背,從背到小腹、從小腹到了妳的神祕地帶, 配合著我身上黏膩西裝外套的液體,一聲滿足的呻吟從妳的鼻腔發出。 但我知道,光這樣是無法滿足妳? ? 。 妳接著帶領著我到妳另一個敏感的禁地--大腿, 從妳留連不去的樣子看來,我知道妳是需要的。 而我,可以滿足妳的需要的。 從頭到腳,我們如此的親密。 我嚐遍妳每吋的肌膚。 一遍又一遍。如此的瘋狂。 親愛的,我覺得這樣不夠。 妳拿起蓮蓬頭用熱水沖著我倆都是泡沫的身子。妳是懂我要的吧。 妳要我坐在浴缸邊上看著妳用浴巾包起冒煙的胴ARMANI體。 妳滿足的對鏡子看了看自己秀氣 的臉後,便開始洗臉。 親愛的,我等不及了。 洗過臉後,妳拿起毛巾擦拭著。 然後, 妳竟然滿足的直接朝門口走去。 「喂,別走呀。」看著自己光溜溜的身體。 唉,沒辦法,誰叫我自己只是一顆香皂呢。」想歪了吧..... 就知道...你們這些.....色胚哦~~~~

qz69qzvs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